憑什麼2020年大選,非郭台銘不可,因爲郭是能幫台灣,跨過經濟轉型障礙的唯一人選?

鴻海週旋在各國政府之間,給過各國承諾,但都依不同時期、不同環境以鴻海的利益為優先考量,這是經營企業,必須的公關作為,就結果而言郭台銘成功了,歷年的承諾,不論好壞在不損及鴻海利益,能提升經營績效下,40多年來鴻海從10萬元的資金,發展到年營業額數兆元的跨國企業,郭台銘成為許文龍口中企業的成吉思汗,不論褒或貶,鴻海的成功證明,郭台銘經營管理的成功,公關性質的投資活動與投資合作意向書的簽定,都是為企業成長鋪路,沒有一定要做成,但要對鴻海未來的態勢有利的投資ㄧ定義無反顧,投資日本夏普公司,快狠準的抉擇,這就是企業的決策模式。

如果郭台銘上位,將企業目標運作模式轉換成國家目標運作模式,以鴻海的成功經驗,轉型成台灣成功經驗,眼下還有誰能以成吉思汗的氣魄與手段,為中華民國打造經濟成功之路;非常時期須以非常手段,啟用非常人物來領導台灣,不糾結在藍綠政治循環,而是彰顯在良好的經濟循環,外交的承諾,產業的轉型,必須對台灣有利,對大部分的人民有利,如果沒有利基,當然不會也不宜落實;籌組台灣經濟的國家隊去打世界杯,從貿易協定,退撫基金的投資協定,自經區、自貿區的鋪陳,大數據分析,檢選最適方案,追上韓國,拼過新加坡,20年前能贏他們,沒有道理輸在今天,讓政治服務經濟,非郭不可。

僅靠每6-8年就會出現的政治明星救台灣,按照台灣過去20多年的經驗,選擇韓國瑜的結果,不過是讓台灣進入新的政治循環,或許可以保住中華民國及其憲政體制ㄧ線生機,但根本上無法釜底抽薪,調整政黨惡鬥的循環與台灣已經劣化的經濟體質,等時間到了換上,其他的政治明星而已,對台灣的經濟結構改造有限,國民實質所得成長亦將受限。

台灣要發展經濟,不能被深藍及深綠的意識形態綁住,否則無法跳脫傳統的政治競合,淪落至政黨輪替的惡性循環之中,無色覺醒超越藍綠,不是放棄中華民國及其憲政體制,而是淡化政治意識形態,守護台灣民主法治,才能集中全力拼經濟,台灣優先、百姓賺錢,全力衝刺經濟,能騰籠換鳥、產業轉型成功,拉高個人所得,以稅制平衡所得條件,降低貧富差距,讓各行各業的百姓,能安居樂業,各展所長,讓高薪者多繳點稅,富人加收富人稅,擴大中產階級人數,補助並提升低收及弱勢族群,自力更生懂得釣魚的謀生技能訓練。

綜上所述,現階段台灣最優先的施政就是振興經濟,而不是皇民政權的社會財富重分配,也不是韓國瑜以瞎子摸象式的請益、試行、試辦,緩不濟急,尋覓擁有真實管理與決策經驗的國際級企業主,才能把台灣經濟的餅做大,誰才是最佳的領航員,大家都清楚,鴻海成功的經驗,不僅能帶動台灣的產業升級,在郭台銘的領導下,新十大建設,更能為下一個世代的台灣產業科技,打下跳躍式成長的基礎,縮短經濟決策的時程,加速產業的垂直與水平整合,精簡上中下游的產業科技開發的歷程,撙節研發成本,集中科技力量,分工突破關鍵技術,能在有限的任期內達成國家經濟快速升級目標的人,真的非郭台銘不可,能同步醫療台灣經濟失衡的重症,拉近貧富差距,治標、治本都要兼顧下,非郭不可,相信郭台銘,相信國際及產業認證的成吉思汗,台灣的未來,沒有時間再等70年了吧!

108.07.05

廣告

憑什麼2020年大選,非郭台銘不可,因爲郭是能幫台灣,跨過經濟轉型障礙的唯一人選? 有 “ 2 則迴響 ”

  1. 未必!政治家與企業家工作專業不同。國家的經濟與公司的經濟問題也不同。一個自認成就著不能更不會去傾聽專家意見,這是郭台銘擔任總統最大國家危機。

    1. 彭博三度擔任紐約市長,一舉將紐約改頭換面,這是企業家從政成功的例子,不受政黨制約,只為民眾服務,可惜原本要投入美國總統大選,個人評估贏不了,才作罷的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