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衛兵的領袖收割太陽花運動成果,曾經熱血的太陽花世代而今安在呢?

在民進黨、國民黨初選完畢,進入大選了,皇民政權延攬小英基金會栽培,綠衛兵出身,藉太陽花運動揚名的林飛帆擔任副秘書長,依靠學權運動培養出來的鬥爭技倆,講白了就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,以鬥爭政敵的基調,選擇性引用歐美民主政體,打擊皇民政敵,這些招術,讓皇民在大專校院招募綠衛兵時,從學權運動起步,藉衝撞學校體制延伸出來,挑戰三民主義的五權憲法體制,訓練職業學生尋找法規的漏洞,從而挑戰體制,進而合縱連橫翻轉學校制度,依此訓練模式,進入政治舞台後如法泡製,翻轉憲政體制,打擊政敵,推翻中華民國。

對付這些藉西方體制引經據典,兇狠的綠衛兵屁孩,不能隨之起舞,其引用的西方國家民主政體,隨著民粹興起,早就走味變調,台灣還要讓這些留學外國的屁孩,帶回來的西方民主制度,破壞台灣的三民主義政體嗎?

孫文設計三民主義憲政體制時,以社會主義為基礎,融入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優點,屏除其缺點,結合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歷史背景,從軍政、訓政到憲政,的漸進式步驟,從帝制過渡到民主法治,蔣中正率領的國民黨,在光復台灣後,以台灣做為復興基地,縮短軍政及訓政的期程,逕行進入憲政階段,皇民的綠衛兵們,完全不討論軍政及訓政時期過渡的非常手段,直接以憲政時期的法規批判軍政及訓政時期,所謂的威權政體,猶如讓關公戰岳飛,不考慮憲政的演進,大扣帽子,欲加之罪,何患無詞呢?

蔡英文的當選,收割了太陽花運動前期成果,學運領袖林飛帆入選副秘書長,收割了太陽花運動後期的邊際效應,可憐台灣的經濟,就在無良政客與綠衛兵的奪權鬥爭下,中下階層的百姓成了太陽花運動獻祭的牲禮,百業蕭條、民生凋敝,僅科技業ㄧ枝獨秀,貧富差距擴大,無良政客們佔著肥到流油的職缺,吃的腦滿腸肥,台灣的民主何辜、百姓何辜,選錯人的代價,讓國家與人民之間,承擔著不可承受之重,始作俑者就是「皇民及其豢養的綠衛兵」。

往日已矣、來日可追,進入大選年,重啟奧步,就必須照表操課的皇民政權,為奪取話語權,深化統獨爭議,形塑藍綠對決,首先讓基本盤歸隊,其次扣紅帽子,抹紅、抹黑對手媒體、恫嚇對手金主,另一手爭取中間選民,刻意忽視如何敗壞台灣的經濟,逃避施政無能的責任,以意識形態的民粹,召喚愛台灣的青年,以口蜜腹劍、笑裡藏刀、文青包裝的把戲,真的騙得了年輕人嗎?從岩里正男啟動的皇民運動,歷經台灣和珅,到恰佳英子,台灣的經濟不斷的被對手國家「韓國、新加坡」超越,殘存的家底(國營企業、政府基金、國有土地…等)不斷的被掏空,年輕人眼見父執輩吃老本,看不到自己的未來,難道不會警醒,還看不透皇民政權的把戲嗎?

曉愚108.07.19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