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政府出訪友邦的專機,變成走私菸品的包機,查不清楚百姓會服氣嗎?

政治是社會的上層結構、經濟是社會的下層結構;台灣的政客,尤其是皇民政客深暗此政治結構的操作,近日國家元首出訪友邦,回程夾帶近萬條香菸,上行下效,上位者藉恐共鎖國脅迫百姓,獲取政治暴利,下位者會藉勢藉端,以權謀私,爭利自肥,也不足為奇,此案最終會不會像慶富案一樣雷大雨小,不了了之,正好觀察皇民政權如何包庇共犯結構,同時在明年1月11日驗證百姓對貪腐集團政治道德的容忍程度。

在野時以奪權為目標,豢養職業學生充當綠衛兵,積極破壞體制打擊政敵,竭盡詐騙之能事,充分利用社會發展過程中的矛盾,威權與民主,富裕與貧窮,產業與環保,階級與世代,族群與省籍,在不同階段注入不同的民粹元素,做為奪取政權,騙取選票的手段;一旦奪權成功,立刻轉換嘴臉,以黑機關霸凌憲政機關,以國家名器為掩護,掠奪人民的財庫,變身成為貪腐集團籌組共犯結構,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,善惡到頭終須報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吧。

回想中華民國自岩里正男啟動總統民選開始,迄今不過22年,皇民執政進入到第15個年頭(岩里正男4年、台灣和珅8年、恰佳英子3年),台灣從威權進化到民主,從清廉墮落到黑金貪腐,在皇民執政的年代,從「戒急用忍」、「一邊一國的兩國論」、到現在「沒有九二共識」,玩弄政治權術的皇民們,從淘空國民黨黨產、出賣國家名器(官位)、淘空國庫(含勞工及軍公教退休的退撫(休)金等四大基金為金主護盤嚴重虧損),當舊的貪腐模式被防堵以後,新的手段推陳出新,海水採礦、前瞻軌道、風電契約、台杉水牛基金、科技新創基金、南向計畫的ODA、同婚專法敗壞家庭倫理,擴大健保給付愛滋病藥,圖利特定廠商…等等磬竹難書。

表面上都合法,實際上是原本不合法,為了特別的目的修法後才能合法,可謂「司馬昭之心 路人皆知」,在台灣和珅時期,國家財政尚稱寬裕,所以暗地裏偷偷的「蠶食鯨吞」,現如今挟立法院完全執政,逕行修法「明著搶錢劫掠」,賡續敗壞財政紀律,擴大財政負債,所做所為未經效益評估,不僅不能興利除弊,形同反向操作「興弊除利」,加重人均負債比例,愚弄百姓,趁選舉年開支票、砸大錢,卻不敢告訴百姓,這是「打腫臉充胖子」模式,債務不是政客背,而是全民在背,但是利益卻全被無良的政客取走。

「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、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」,台灣從民國38年,兩蔣時代所累積下來的國家財富,竟在民國85年岩里正男推動民主化後,短短皇民執政的15年間被傾刻淘空,國庫空虛後,為平民怨再將軍公教及退員拉出轅門外,梟首示眾,奪其法定退(休)撫金、強逼這群台灣經濟奇蹟的創造者,打成「下流老人」,以破壞憲政體制及政府誠信為前提,擅權啟動清算鬥爭模式的文革版財富重分配,硬將數十萬的中產階級,斬殺成弱勢的貧困階層,新的中產階級的產生,竟然是不需經國家考試的「吳音寧」、「口譯哥趙怡翔」及黑機關的「張天欽們」,孰可忍孰不可忍,將亡國違憲的作為視同民主改革的進程,一個不遵憲政體制,企圖滅國的革命型政黨,無能領導台灣向上提升,反而變相淘空國庫,老天有眼相信「天作孽猶可違、自作孽不可活」,可恥、可恨、更可惡的政客,天理昭彰、報應必達。

曉愚108.07.24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